有種深沈的悲哀從心底軟軟的爬了出來,沈重地、緩慢地佔領了他的身體,從心底擴延
著,穿透了四肢,一直到腳再也支撐不了地心引力的拉鋸,牽扯著膝蓋撞上緊緊閉起的
門。


他倚在門上,暗紅色的淺淺雕花和浮凸起的劣質鐵材顆粒刺得他額頭有些發痛。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