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個男孩半個身子趴在頂樓的欄杆上,沒有紮好的病人服被大樓風掀開來,露出底下一段瘦骨嶙峋的腰肢,纖細的彷彿不盈一握。


我站在門邊,看著男孩的背影,思考是不是該下樓隨便拉個人大吼大叫說有人要跳樓了?或是,鎮定的走到男孩身邊,告訴他多想兩秒鐘,他可以不用衝動。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難得的清閒,他提壺酒尋到了柳下,在岸邊點著手招人上得岸來。不多時,酒香隨風逸入河間,船夫再三看看似是無際的對岸,煙霧湧動間既無人聲亦無晃動的影子招船,便也樂的一篙點開河心,盪悠悠搖向岸邊柳下。

 

 

「好酒!」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