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片敷》封面

 

《片敷》宣傳頁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類越來越不信神,坐在白鐵辦公桌後面蹺腳發呆時,也再聽不見人類喃喃心願、謝辭或是祈求。


他在白鐵桌後看著那座被置放在正中央位置的神像,煙霧仍然繚繞,燃燒金紙、香枝、檀末的煙織成一張薄幕遮在神像面前,讓他看不清楚幕後神像臉上掛著的,到底是微笑還是嘲笑:對這些有口無心,在香爐上胡亂插香彎腰亂搖的人類微笑什麼?嘲笑修煉已過百年卻猶原是愚蠢憨螺一個的自己還看不透嗎?


他捏捏發酸的眼睛,長長吐出一口氣。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恁這不知天高地厚該給雷公劈的夭壽少年耶喔――!哪會做出這款夭壽事情啦!」


廂房隔壁就是宮廟的大廳,隔音不是太好,廳內說話稍微大聲一點在房內也能聽得一清二楚。只是那對他而言根本沒有意義――連補救、道歉的意義都沒有。


死了一樣地癱在床上,他空空的腦袋全不在意耳朵究竟接收了怎樣的訊息。從被媽祖婆奪走法力、禁錮行動的那天之後他就再也沒起身過,不吃不喝根本無所謂,起不起床去哪裡又有什麼差別?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把孩子放在媽祖宮。從此以後媽祖宮對他的意義不再只是個棲息地、不再只是代替媽祖婆處理莊內大小事的辦公室,而是個――用人類的話講,是個家。


――有孩子才有希望;但其實只要手中抱著孩子、看著他一瞑大一寸就夠讓自己充滿希望了。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定可以的嗎?


他望著人類的背影,厚厚的布裝、頭罩、綁腿,人類手上拿起了農具以外的鐵器,村子中央立起一支長長的黑旗。


那時他才知道原來人類的幸福,分成很多種。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嘴快沒什麼,真的。


他呆呆坐在某間人類屋前的地上,對屋簷下掛著的一些草、一些串起來的蕃薯發呆;土瓦堆成的厝頂旁邊連著山坡,可以看見有隻羊在那吃草。


――就是被叫去做事的速度也比較快一點而已,真的沒什麼。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降生,這是他後來從人類那學來的字。也許可以用來講清楚他當時頭一次看見她的情形。


『哎呀,流血了呢。』


很好聽的聲音。輕輕的親像水流過的聲、在水裡比賽誰滾得最快的圓石頭脆脆的聲、落雨時雨打在稻葉上的聲……慢慢地他打開眼睛――這也是他後來從人類那裡學來的句子。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間一定被誰偷偷轉慢了。妖怪的吵鬧聲越來越大,不但聽不見音樂,連田振雨的身影我都找不到,只好遮住眼睛把頭埋進膝蓋裡。


「小鬼,你有沒有遇過那種,一定要放棄、非放棄不可的時候?吃的、喝的、用的、時間、力氣、小命……希望……遇過沒有?」


「……」我從膝蓋裡偷偷張開眼看他,有股想大吼大叫的衝動:被一大堆妖怪包圍住的現在,我連個屁希望都找不到!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是從夢中驚醒的,而且醒來的同時也異常絕望地發現惡夢並沒有結束──田振雨又走了。

 


他送我回家,一個字都沒有留給我地走了。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