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楊修夢見自己走在雨中。

    雨滴嘩嘩的從遙不可及的鉛灰色天空中不斷落下,而他依舊走在雨中。

    周遭是從未見過的古老歐洲風景,如同玩具屋一般扁平、窄小木造門面筆直的伸往天空,腳下的青石板路卻遠遠的蜿蜒了出去,在視線所能到達的最遠端陡然沒入地底。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財叔那天的抗議多多少少影響了老爸的心情,但是並沒有成功的讓老爸停下腳步,反而還打開了他骨子裡的某種開關。兩天、三天過去,我絲毫沒看見老爸有什麼打退堂鼓,把什麼結婚、女朋友或是和財叔之間冷凍的氣氛緩一緩的意思,只是偶爾可以看見他臉上露出一種可以分類成「後悔」的表情;不過,我想那絕對不會是對交了女朋友,甚至一開口就說要結婚這件事的後悔,反而是對自己居然太早洩露天機覺得懊悔。


「爸?」我吞下嚼得半爛的高麗菜,清清喉嚨,試探似地開口:「你──跟財叔冷戰啊?」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巴了浩克一大巴掌,徹底唾棄他那顆整天神神鬼鬼的腦袋。


「幹──!你就只會巴我嗎!」


「兄臺客氣、客氣了;叫我一聲杜老爺,我就告訴你我還有多少私房絕招沒『展』出來。」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