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沒什麼爆點,倒是字數爆了不少,請笑納^^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騷動沒有因為日落,或者數個勇敢的村民進入林中搜索無果而結束。慶典歡樂的氣氛勉強延續了下來,但誰都看得出每個人臉上隱隱的擔憂和害怕揮之不去。大部分的人──推舉出老牧羊人傑斯作為代表,在妮娜的酒館中召開臨時會議──認為狼不可能這麼接近人群聚集之處。老傑斯用力揮舞著拳頭,大聲主張他在野外和狡猾的狼鬥爭長達五十年之久,從沒見過膽敢靠村莊這麼近的狼,如果有,那肯定是隻腦子被撞壞的狼。


  皮匠里斯嚴肅的附和了傑斯的意見,並且在喝了一加侖的啤酒轉換成勇氣後,小聲的指出了看見狼的當下正好是祭典的最高潮,也就是最吵鬧、人最多,腦子正常一點的任何動物都知道最好別靠過來免得被踩死的時候,所以那肯定不會是狼。但是看見狼的那群姑娘們卻激動的說她們絕不會看錯,她們指著從史華茲那裡借來的狼皮,信誓旦旦地說她們就是看見了。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常青樹祭典源自於一個古老的雪神與常青樹精靈間相戀的浪漫傳說,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卻變成了一個奇怪的慶典、盛大的嘉年華,在某些大型領地所舉辦的常青樹祭典甚至會成為吸引外國勳貴前來參觀的重要活動。奧倫治撇開狼災的煩惱,在這幾天協助老法蘭克福特特製祭典布丁和其他食物之餘的樂趣,就是打開亞格神父借給他的精緻彩繪佈道書,翻開〈聖徒降臨常青樹祭典〉這一章,然後忽略聖徒亞丁、亞丁的七位隨從騎士、美麗的雪神和常青樹精靈、還有可憐的樹人尋道者所遭遇的各種苦難,把自己全部精神和目光都專注的放在章節插畫中一個個栩栩如生的餐桌食物上。他甚至連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抱著彩繪書不放,導致祭典前一天,亞格神父拿回彩繪書時臉上無法克制的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情。


  「比您更好學的人,近來就算是在修道院圖書館中也很少看到了。」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艾瑪的要求,葉德琳顯得有些無措的樣子,她試著開口挽留艾瑪:「當然、當然,我們都瞭解,可憐的孩子。但我們沒有其他意思,就是想為妳做一些事。神父曾說過……噢,不是,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就是說,神父曾經說了和我奶奶說過一樣的話。『Requiescat in pace』我們從小看著妳長大,我們都能明白那是段多麼悲傷的日子。我只是想告訴妳,我們愛妳。」


  對此,艾瑪只是低下頭沉默了很久後,才開口說:「謝謝。」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奧倫治覺得自己肯定無法確認妮娜究竟是在祝他好運,還是在詛咒他。他摸摸皮袋上緣的小木塞,和酒館女老闆以及釀酒廠的醉鬼道別後,獨自往莊園東方前進。雖說莊園佔地頗大,歷史曾經輝煌,不過那已經是很久遠以前的事了。現在的費勒史汀莊園有人煙的地方只有寥寥幾處,即使奧倫治刻意拖慢腳步,先沿著村子西側邊緣再轉向南,穿過市場、陶匠、皮匠、釀酒廠及蠟燭匠工坊,儘可能的逗留在工坊處惹人閒──譬如陶匠波特便一臉「你絕對會把它打破、你肯定會把它打破、你不可能不把它打破」的表情,叫他把手上那個陶缸放下;抱著一堆生獸皮,以至於看不見路的皮匠學徒卡布勒則差點踹了他屁股一腳──但奧倫治還是很快就踏進了森林邊緣。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理論上,一個莊園的主人應該要受到尊敬。實際上,大部分的莊園主人是否受到所轄佃農們的尊敬就不得而知了,所以當理論與實際有所差距時,往往也不太需要驚訝。至少必須視情況來看這個莊園主要的只是普通的、表面上的、有關租稅與賦役上的尊敬即可,還是他貪心的想要連人心也一起囊括進來。奧倫治蹲在莊園宅邸後頭,老園丁特地開墾出來的菜園子裡,一手托著下巴一邊這麼想。他倒不是很在意誰尊敬?尊敬誰?這種頗費腦筋的事情,畢竟半年前他也不過是和宅邸外面那群農忙時就拿著鐮刀、農閒時就和城堡裡醉鬼、廚工、女侍、侍從、樂師、鐵匠、燒陶的技師、流浪武士和破戒僧們混在一起的乞丐而已。但他在想,究竟這個莊園宅邸裡的人是怎麼了?


  奧倫治在泥地上用乾樹枝劃下第二道痕跡,標示他想到的第二個問題:理論上,一個好的莊園主人必須負責莊園裡所有佃農的溫飽,但實際上莊園主們光應付自己的奢侈開銷就來不及了。所以一個正常的、常態的、所有人都知道的莊園主的倉庫,應該是堆滿了只有莊園主可以享用的、從莊園裡搜刮來的麥子、橄欖、萵苣、葡萄酒和珍貴的燻肉才對。如果這些東西在莊園主的餐桌以外的地方被看見,那麼除了老鼠之外,那個莊園主的廚子和管家恐怕也要遭殃了。


hs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